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养生 >

长租公寓风波不断:蛋壳CEO被查 “租金贷”问题难解

发布时间:2021-01-13 22:0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长租公寓风波从来。

  6月18日,蛋壳公寓(NYSE:DNK)披露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公司CEO高靖触及考核,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系创举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该任命立即生效。

  根据公告,本次高靖涉及调查事件要紧为其创造蛋壳公寓原来参与的商业投资。对于具体是因为哪家政府的商业投资被考查,上海新闻周刊曾致电蛋壳公寓核实,截至发稿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启信宝表现,高靖表达任蛋壳公寓运营主体紫梧桐(北京)资产治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有57%的股份,临时CEO崔岩持股43%。另外,高靖有关政府10家,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7家,担任股东3家,担任高管9家,参股控股政府6家。

  高靖触及考察一事是否与公司相干?对此,蛋壳公寓声明,高靖所涉及的考察与公司并无相关,公司尤其任何其它董事或高级治理人员均未收到任何可能与该等观察相关的通知、查询或索赔。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创举人是企业的灵魂人物,作为蛋壳公寓的创举人,高靖被调查一事势必会对公司引起巨大的负面影响。若高靖因上述考核被处罚,蛋壳公寓的高层极度极度可能会进行人事变动,发展一次大洗牌,有可能会对公司经营战略方向形成一定作用。

  现实上,因高靖被观察,上周四公司股价大跌。截至当日美股收盘,蛋壳公寓股价报收8.75美元/股,下跌6.32%。

  包含蛋壳公寓在内,深圳新闻周刊注意到,受疫情影响,年初以来长租公寓行业因“租金贷”引起的纠纷、爆雷事件从来。而今,随访公司联络创举人、CEO的被考查,亦为蛋壳公寓的进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盈利“挫折”

  蛋壳公寓是紫梧桐(中国)资产治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长租公寓品牌,由高靖、崔岩二人创办于2015年,此后二人共同认真蛋壳公寓的管理和运营。随访租房市场的不断进展,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美国纽交所上市。

  不过,上市并未完善公司业绩亏损回事。

  同花顺数据呈现,2017-2019年,蛋壳公寓净利润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37亿元。

  6月10日,蛋壳公寓披露上市后首份财报,即2020年一季报。依据财报,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亿元,同比增长62.48%,实现净利润-12.34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8.16亿元,亏损面进一步扩展。

  为何蛋壳公寓营业收入与净利润背道而驰?一角位,长租公寓本就是整个利润较少的行业,普遍利润只有1%-4%;另外方位或与长租公寓的商业形式相干。

  众所周知,长租公寓多选择“高收低租”的方式,即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拿房,按月或按季度向房东支付租金,再以低价出租房屋,但一次性收取租客半年或一年房租。

  通过上述方式,长租公寓可能赶快扩展规模,但此时也存在盈利风险。据获知,该模式初期总是处于亏损运营状态,只需当长租公寓的周围大到可以影响当地房屋租金价格,且房屋出租率高且租客流动性大时,能力实现盈利。

  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已在上海、深圳、上海等13个城市入驻,运营公寓数量为41.9万间,同比增长46.8%。就算规模有所伸展,而今看来,蛋壳公寓要想盈利,仍较为艰辛。

  现实上,多数长租公寓常常等不到范围为王的那天,就爆雷了。

  据房东东数据,2019年,因经营不善引起资金链断裂的长租公寓平台为53家,倒闭跑路共有45家,被收购的有4家,拖欠未付房租的有4家。此中,杭州成为长租公寓爆雷“重灾区”,位于杭州的乐伽公寓、国畅、喔客公寓、德寓科学、中择房产等接连爆发资金链告急。

  “租金贷”问题难解

  摆在蛋壳公寓面前的,不但是盈利难、CEO被视察等麻烦,其因“租金贷”屡遭泯灭者投诉,且经常被关连部门视察。

  作为不少长租公寓政府实现快速做大的整个核心“支点”,“租金贷”颇受长租公寓平台“青睐”。

  “租金贷”即租客与长租公寓政府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金融机构替租客向长租公寓企业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分期向金融单位偿还租房贷款。通过上述方法,长租公寓政府可趁早从金融机构取得持久租金,储备资本池,构成财务杠杆,用以规模蔓延、吸纳新房源。

  蛋壳公寓成也“租金贷”,败也“租金贷”。最近几年,蛋壳公寓经常因“租金贷”问题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蛋壳公寓就因“租金贷”麻烦被上海市消委会约谈并哀求整改。未曾想到,时隔三年,蛋壳公寓再次因“租金贷”问题被考察。

  2020年6月初,北京蛋壳公寓被曝出“套路”租客贷款全年租金、“勒令”租客退租、违规搭建房中房等麻烦。随后,中国市罗湖区住建局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将对蛋壳公寓存在的租金贷、房屋安全、违规改建等问题进展专案处置,并转给职能部门核实观察。

  中国市消费者委员会数据展现,3月1日-6月5日期间,消委会累计接到市民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为219宗,包含破费骗局、合同纠纷、强制退租等类型投诉。

  对此,蛋壳公寓此前在回复北京证券报时称,依据蛋壳中国客服计算,报道所称蛋壳公寓在消协投诉数量,绝大很多已办结。目前在处理中的还有27单。遵照消协规矩的15个工作日办结时限内,将始终主动合适处理。

  事实上,租客对蛋壳公寓的投诉并不局限于上海。新浪旗下的黑猫投诉平台数据呈现,截至6月19日,损耗者对蛋壳公寓的投诉为12663条。

  另外,天眼查呈现,蛋壳公寓背后的紫梧桐(深圳)资产治理有限公司曾屡次因变化房屋里面结构并分割出租等事情受到关连行政部门的处罚,累计行政处罚高达23起。

  宋清辉声明:“经常被消费者投诉、且屡次被有关部门观察势必会对蛋壳公寓的名誉、业绩、股价也许其它方面产生一系列负面的影响。更重要的是,此举既损害了花费者的合法权益,又损害了企业的荣誉,得不偿失。”

  上海新闻周刊注意到,受疫情作用,年初以来长租公寓行业因“租金贷”引起的纠纷、爆雷事件从来。

  据中国商报动态,近期多名租客反映在长租公寓好看屋租房进程中被诱导贷款,中途遭遇退租不退贷的回事,收到晋商耗损金融的催款信息,才发表达租房中介并未结清贷款,致使租客征信陷入逾期状态。

  然而事情导致后,漂亮屋、晋商破费金融相互“甩锅”,麻烦至今没有处理。

  另外,年初至今,长租公寓最佳股青客公寓亦持续爆雷。据深圳青年报报道,从今年2月首先,中国、杭州、南京等多地青客公寓的租客因“青客”拖欠房东租金,面对断水断电断网,乃致被赶出公寓的窘境。

  长租公寓非常容易爆雷,除去自身“造血”能量不知足外,疫情的出现更是加重了长租公寓企业的生活危机。

  此前,上海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半年来来,住房租赁企业遭受紧要作用,截至当今尚未基础好转,租赁企业的经营生存还是比较艰难。

  (原题:《长租公寓风波一向:蛋壳CEO被查,“租金贷”问题难解》)(本文来源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新闻介绍

  哈药投资GNC丧失近12亿,保健品轨道上可否弯道超车?

  实习记者

  金亭藩6月21日晚间,哈药股份发布公告,其对美国老牌营养品、保养品公司GNC进展的可转换优先股投资已造成11.65亿元...

上一篇:五中全会前的七常委:王岐山“隐身”的24天
下一篇:小心!多种不良生活习性诱发干眼症!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Tag标签
新闻
广告位